这个冠军能平息人们对葡萄牙足球变丑陋的愤慨吗?

  原标题:这个冠军,能平息人们对葡萄牙足球变丑陋的愤慨吗? 防反很不错,换美丽足球干什么? 62岁的桑托斯算得上葡萄牙教练中独树一帜的人物。 球员时代效力于本菲卡、马里迪莫和埃斯托里尔的桑托斯是一名

  球员时代效力于本菲卡、马里迪莫和埃斯托里尔的桑托斯是一名左后卫。1975年退役后,他就读大学拿到电机工程和通信工程的学位。

  在球员时代就以头脑闻名的桑托斯也因为两个亮眼的学位蜚声葡萄牙足坛,被称为“智者”。

  憨实的外表或许与“智者”的名头并不相称,但这个老头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路踢平没什么,如果一路踢平可以夺冠,那我也愿意。”

  他也主动揽责为球员卸下压力,“对手可以批评,说我们踢得很难看。这不是我们球员的问题,而是我的责任。我告诉我的球员,没有所谓的好看与难看,只有好与坏。”

  葡萄牙告别了曾经的美丽足球,桑托斯并不介意,他数次在公开场合坚持自己的战术。

  “美丽足球往往并不能带来冠军。我劝你们(媒体)务实一点,葡萄牙防反成绩很不错,换美丽足球干什么?”

  和穆里尼奥一样,这个外表随和,内心桀骜的老头喜欢把压力和媒体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来为球队减压。

  1999年,桑托斯曾经执教波尔图并带队拿下过联赛冠军,在国际足联的全球最佳教练评比中名列第9位。他讲求实用、功利的战术也给了后来者的穆里尼奥深远的影响。

  2014年10月12日,桑托斯接手葡萄牙的第一场比赛,就是在圣丹尼斯大球场1比2输给法国。

  当时葡萄牙的《球报》质疑桑托斯治下的葡萄牙看不希望,“这支球队始于一场败局,而且让人看不到一丝希望。”

  那时,葡萄牙刚刚在巴西世界杯上止步小组赛,老迈的球队军心涣散。桑托斯到队后就开始为球队更新换代,这也才有了18岁的天才桑切斯可以在本届欧洲杯上逐渐从替补占据主力位置。

  在引入新人的同时,桑托斯保证了球队的稳定性,他曾经连续数周去观看夸雷斯马的比赛,证明自己对老将的看重。

  “联赛期间,他经常会给我们打电话,和我们交流足球和生活,这样一个实在的老头赢得了球队的心。”纳尼说,在球队中桑托斯都是一视同仁,没有球星和普通球员之分。

  很快在欧洲杯预选赛中,一支“1比0主义”的葡萄牙队焕然新生。他们在7场比赛中保持全胜,每场只赢1个球,不多也不少。

  更重要的是,“智者”完成了自己的复仇,而且时机刚刚好,“我从来不在意那些统计的数据,比赛不是这些主宰的,我一直告诉球员们,冠军是用双脚踢出来的。”

  更有意思的是,桑托斯现在其实是在义务执教葡萄牙。他和球队的合同在今年6月30日就结束了,因为葡萄牙足协压根没想到他能率队走那么远。

  桑托斯曾经在希腊执教超过十年,在雅典AEK、帕纳辛纳科斯和萨洛尼卡等强队都证明过自己的能力。

  当年雷哈格尔带领的希腊队在自己的祖国书写神话的一幕也令桑托斯对实用足球有了深刻的理解。在2010年接替“奥托大帝”后,他又带领希腊闯入2014年巴西世界杯16强,被评为“希腊十年最佳教练”。

  别以为一套实用主义的打法就能驯化C罗。他告诉C罗要信任自己的队友,“你无法凭借一己之力赢得比赛。你需要队友的帮助,可是这不会影响你对球队的重要性。”

  “他是一个运筹帷幄的指挥家,所以当最后时刻换上埃德尔时,我们一点不意外,我们知道,他是让埃德来终结比赛的。”门将帕特里西奥说,“他让我们去主宰自己的命运。”

  在夺冠发布会上,桑托斯失去了更衣室豪言壮语的魅力,木讷地掏出了纸条念道,“我想说一些话,我要感谢上帝,给予了我一切。感谢葡萄牙足协主席的信任。我要感谢这一个月以来的所有人。现在我要回家亲吻我的家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